【顧韓】?《追》?番外二十四?教師節2(一)

作者: admin 分類: 《追》番外 發布時間: 2019-09-21 13:16

【顧韓】?《追》?番外二十四?教師節2(一)

 

初秋的天總是陰沉沉的,時不時來一場雨,讓空氣中沾滿植物的水汽。

 

這是一個尋常的周五,又是一個不尋常的周五,一年一度的教師節。顧飛的教師生涯也過了好幾個年頭,漸漸對這種“大喜日子”沒了新鮮感。

 

學生總是成長得飛快,來了一批,沒多久就走了,再來一批,又走了……顧飛這種高中體育老師,能帶學生一兩年就算是長的了,高三基本與體育課無緣。顧飛基本連學生的臉和名字都對不太上,能留下印象的,往往只有體育方面頻繁活躍的那幾個……還有偶爾躲在體育館的小角落早戀被抓的那幾個。

 

這個年紀的學生,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但總算過了初中那段中二年紀,作起妖來也比熊孩子有點分寸,總之,顧飛很少遇到讓他頭疼的學生。恰好在這一年的教師節,遇上了一個。

 

這天顧飛下了班,路過某個巷子口時,耳朵敏銳地捕捉到了打斗的聲音。出于本能地,顧飛循著聲音的方向往里快步走去。越走得近了,拳拳到肉的聲音越發明顯,顧飛光憑聲響能確定,那是一場單方面的群毆,人也不多,大約就三、四個。

到了事發地點,那群人還在巷子里用草框和一些破爛搭了個簡單的攔路障。顧飛踏著邊上的矮墻,幾步就翻了過去。

一落地,果然看到四個人在個小角落里圍毆一個人。顧飛略微掃了一眼,這群人年紀都不大,看起來都還是學生,身上都穿著運動服,看不出是哪個學校的學生。

“住手!干什么呢?!”顧飛大喝一聲。

“快走!”這群少年一看有人來了,干脆利落地撒腿就跑。

顧飛眼明手快,拉住了一個,幾下就把人治服帖了,其他那幾個他也沒辦法追,他回頭看了眼傷者,那人抱著腦袋嗷嗷叫,渾身都能動,沒大面積流血,聽那叫聲很有精神,似乎……傷得也不重。

顧飛稍微寬了下心,空出一只手,拿手機撥了120。

等救護車期間,顧飛把手里的少年翻過看了眼,頓時愣了。這孩子他記得,好像是他手里某個班的班草,經常有女學生偷看的那種。顧飛記得他,當然不是因為他長得還行,也不是因為體育成績——這娃身體素質在顧飛眼里就是一拍就斷的那種,而是因為這孩子的名字。

“寒肖,怎么是你?”顧飛說。

那孩子本來沒什么表情,聽到顧飛喊出他名字,瞬間慫了。“顧、顧老師……”

顧飛松開他,“怎么搞的?為什么打人?”顧飛是記得他名字,但除了名字和體育成績,對學生本人也屬于一無所知的狀態。

那個叫寒肖的孩子慫了一會兒之后,恢復了一臉冷漠,拽拽地說,“因為他該打。”

顧飛想,這要是自己兒子,非得給他揍一頓不可。

這時候那被打的人清醒過來,一見到寒肖就氣得破口大罵,“你他媽的……你他媽的居然敢打老子!你、你等著!今晚老子就找人弄死你!”

這人罵罵咧咧地,作風看起來也挺橫的。但這位被打的“小霸王”,穿著他們育林中學的校服……這下麻煩了。顧飛一個頭變成兩個大,今天教師節,難得他家那位肯親自下廚,顧飛還等著回家享用燭光晚餐,這當口居然碰到這種事。

算了算了,管都管了總不能當沒看到吧。顧飛嘆口氣,就聽到“小霸王”還在罵,身邊的“打人者”倒是乖乖站著,似乎沒打算逃跑。

“寒肖你這個小雜種!我艸你祖宗……”

顧飛聽到這個名字,突然腦子里的神經就崩斷了,下意識地吼了回去:“閉嘴!怎么說話的你?!”

“小霸王”呆了,被顧飛充滿殺氣的氣勢震懾住了。

寒肖也愣住了,自己好像跟顧老師沒什么深厚的交情。

呃……顧飛好尷尬,但他不能說。顧飛依舊繃著臉,對著小霸王繼續問,“你!哪個班的?為什么打架?”

“小霸王”這才看清顧飛身上印著“育林中學”四個字的工作衫,瞬間變了臉,哭道,“老師!不是打架,是他們打我一個,你也看到了……你看看我,鼻血都流出來了……哎呀我肚子好痛……”說完雙手抱著肚子在地上直哼哼。

“切。”邊上的寒肖發出不屑的聲音。

打架這事顧飛熟啊,傷得重不重他大致也能看出來,不過畢竟有沒有內傷他就不知道了,還是要去醫院檢查一下才行。

等救護車來了,把人抬上車,顧飛是唯一的大人,必須得跟著去,最后他把肇事者寒肖也一起拉上了救護車。

“嗯,嗯,所以要耽擱一會兒,我稍微晚點回家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顧飛掛了手機,看邊上的寒肖直勾勾地看著自己。

“干什么?”顧飛問。

“顧老師,你老婆啊?”寒肖問。

顧飛想給他一記爆栗,手都伸出去了,想起要為人師表,手愣是在空中變成了輕拍,顧作嚴肅,“管好你自己!”

“哦。”寒肖繼續低下頭。

到了醫院,小霸王送進去一通檢查,看下來沒太大問題,顧飛又聯系了小霸王班級的班主任,把人交接了一下。顧飛來到醫院的小花園一角,看到寒肖一個人在那里坐著。

這小子,剛才隨口囑咐了他一句“別跑”,居然真的沒逃跑。

顧飛走過去,“你怎么沒跑?”

寒肖聽到聲音抬頭,“跑?那不是顯得我做錯事了?”

顧飛皺了皺眉,走過去坐他邊上,“怎么?打了人還覺得自己挺對?”

寒肖說,“你們懂個屁。”

顧飛又想揍人了,媽的,是不是叫“hanxiao”的家伙都擅長氣人?!默念兩遍“為人師表”,顧飛繼續問,“能說了嗎?為什么打架?”

寒肖冷著臉,“他個人渣,找人把我兄弟打進醫院,我們揍他,天經地義。”

哦,江湖義氣……你個頭啊!

“你當在拍電影嗎?”顧飛嚴肅道,“這是法治社會,以暴制暴能解決問題嗎?”

寒肖低著頭,不出聲了。

顧飛也不知道他聽進去了沒。想想自己當年曾經也年少輕狂過,當時還跟自己老爹爭論功夫的問題,一轉眼自己變成了教育者。雖然顧飛現在依舊覺得,適當合理地使用一下功夫,只要不傷人,還是完全沒問題的,但他卻沒有辦法教孩子“以暴制暴”。這一刻,顧飛似乎有些明白了自己老爹的心情。

他也知道,說教式的教育,對已經形成了大半世界觀的年輕人來說,只能是輕輕飄過的噪音,所以顧飛什么都沒說,他沉默了一會兒,看了看表,這都八點半了。

“肚子餓嗎?老師帶你吃東西。”顧飛說。

“啊?”寒肖愣了愣。

“肚子餓了嗎?”顧飛耐心重復。

寒肖摸了摸肚子,點點頭,“嗯。”

“走吧。”顧飛站了起來。

顧飛就近找了家小飯店,點了兩菜一湯白米飯,寒肖顯然餓壞了,埋頭狼吞虎咽起來。吃了大半碗,他看顧飛一直在邊上刷手機,偷瞄了幾眼,似乎是在跟誰發微信,他忍不住問,“顧老師,你……不吃嗎?”

顧飛笑笑,“家里有人等,老師回家吃。”

寒肖就著吃飯的姿勢,一小團白飯從嘴里掉了下來……怎么感覺吃了一嘴狗糧。

又吃了一會兒,寒肖低聲問,“顧老師……你不罵我嗎?”

顧飛看看他,奇怪道,“罵你干什么?”

寒肖說,“打架斗毆,被老師知道,都會罵的吧。”

顧飛說,“你要是心里覺得自己沒錯,我罵你也沒用啊。而且這事吧,對不對你自己有判斷,不是嗎?你都這么大了,再過兩年,得負法律責任了,做什么都是你自己兜著。啊當然啦,你要是準備殺人放火,老師第一個打斷你的腿……”顧飛一順嘴,套用了自己老爹的經典句式,果然文化都是薪火相傳的。

“那怎么會!”寒肖激動了一下,又弱下去說,“我……我不會做壞事的……”剛打完人的他似乎有些心虛。

“顧老師,其實……我不跑,是因為那家伙知道是我干的,就算跑了他也會報復回來的。”寒肖沉默了一下,突然抬頭,“顧老師,你……能不能送我去公安局?”

顧飛皺眉,“去公安局干什么?”

“去自首……”寒肖說。

“什么毛病?”顧飛冷淡地說,“屁大點事,就不要妨礙警察叔叔辦公務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顧飛發現,這小子說話時有些微微顫抖。“可是什么?”

“那家伙說,今晚會找人弄死我……”寒肖說,“去公安局,關進去,至少會安全一點。”

哦,原來是怕得……“別犯毛病了,進公安局會留案底的。你家在哪兒?快吃,吃完回家。”

“不,我家就我一個人……我不回家……我……老師你相信我,那個人渣真的說得出做得出,他知道我住哪兒……”寒肖臉色都白了。

“現在知道怕了?剛才打人時候的氣勢哪兒去了?”顧飛冷眼相看。這幫孩子,耍帥的時候怎么不想想后果?

“我……”寒肖無言以對。

“家里怎么就你一個?”顧飛突然問。

“我爸媽去國外出差了,明天才回來。”寒肖說。

顧飛納悶,那種威脅雖然多半是口頭說說的,但有風險也不能就這么放任吧?萬一就真出事了呢?

顧飛想半天,嘆口氣,“吃完了嗎?”

寒肖放好碗筷,坐得可端正了,點點頭,“嗯。”

顧飛看他吃飯就知道,這孩子家教應該還挺嚴的。正因為這樣,才會生出這種想叛逆又不怎么放不開的性格吧。

顧飛結完賬,拍了拍他,“走,跟老師回家,今晚住老師家里。”

寒肖半張著嘴,愣了半天,“真……真的嗎?”

顧飛沒好氣,“不然呢?讓你去麻煩警察叔叔?”

孩子的眼睛突然亮了,仿佛救世主一樣看著顧飛,“謝謝顧老師!謝謝!顧、顧老師你真是個好人!”

“閉嘴!”顧飛無奈地拿出手機,又撥了一通電話。

“嗯,就是這樣……對……誒你吃過了嗎?……嗯……”顧飛看看手表,“我打個車回來,估計半小時到家……“顧飛又瞄了寒肖一眼,“對了幫我翻套睡衣出來……好,掛了。”

寒肖看著顧飛,眨眨眼,“顧老師,是……是您太太嗎?”這小子居然還換了個尊稱。

顧飛繃著臉,“嗯。”

“哦……”寒肖終于開始從他的顧老師身上學習好的做人道理,他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——好男人有什么事都會和自己的老婆打招呼。

“顧老師,我去了你家,要怎么稱呼啊?”寒肖問。

顧飛認真地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,最終有了答案。

“叫韓老師。”

-TBC-

發表評論

標簽云
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