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顧韓】《追》第四百二十三章?祭壇

作者: admin 分類: 《追》 發布時間: 2019-09-21 13:19

【顧韓】《追》第四百二十三章?祭壇

 

韓家公子雖然因為有了雙好鞋比一般牧師速度快一些,可也就是個正常水平,好在那稻草人怪身子龐大,速度卻很緩慢,他倆并沒有太大的危險。

 

“看不動?還是什么?”韓家公子邊“跑”邊問。

 

“嗯,”顧飛很鎮定,“完全沒傷害,我懷疑這里的怪可能都需要特殊方法才能殺,就像打神族屬性的怪,武器上必須淬毒一樣。”

 

“你不是有把鍍銀的刀嗎?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“這些什么魔族和狼人好像不是一個系統的,而且就算有用,那個等級也太低了,怕是不好使。”顧飛帶著韓家公子跑了一段,忽然發現有個青黑石頭搭的小屋子門是開著的,“這邊!”顧飛拉著韓家公子進了屋子,把門關好。

 

怪物越來越近,到了門口,左右看看,終于失去了目標,轉身走了。

 

“果然,這些怪物雖然到處走,但是好像會繞開建筑。”顧飛說。

 

“難怪這一路上有些屋子門是開著的,估計就是設計來給玩家躲怪用的。”韓家公子說著,看了眼這件小破屋,周圍黑漆漆的。“千里,來個火。”

 

顧飛拿出一個火把,又招了個火球出來點上,周圍亮了起來。這是一間很平凡的小屋子,像是一般居民居住的地方,看那些床啊桌子椅子之類的,生活條件相當原始。顧韓二人左翻翻右看看都沒找出什么名堂,等怪物走遠了,二人就出了屋子。

 

“如果中途有屋子可以躲的話,我們不妨去那里看看。”韓家公子用酒瓶子的瓶口指著一個方向。

 

顧飛順著望過去,韓家公子指的是中央祭壇的方向。這周圍的黑色霧氣就是從那里源源不斷冒出來的。“那里好像是這些濁氣的來源,肯定有什么貓膩在里面。”韓家公子判斷。

 

顧飛覺得可以,反正他們現在也沒有頭緒,而且這么一鬧,剛才的小黑虎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于是兩人一邊躲著怪物的行徑路線,一邊往中央區的祭壇移動。越到中心位置怪物就越密集,需要找建筑物進屋躲避的頻率也越來越高,好在行蹤路線并不唯一,四通八達得很,二人沒花太大的功夫就來到了祭壇邊上。

 

中間的那座祭壇近看更顯得巨大,足有十來米高。顧飛和韓家公子在它邊上繞了一圈,才在正面找到了上去的樓梯。拾級而上,慢慢看清了祭壇上的模樣。上頭仿佛是一座未建完的廣場,四周空曠無物,磚瓦都有些殘破,中間靠后一些就是那黑色霧氣的來源,然而那也被黑色包裹著,遠遠的看不清是什么。

 

顧飛走到一塊翻開的磚石處,看到青黑的磚頭下,露出一小截白色。他用手撥了撥,發現青黑磚下全墊著白色的石頭,這些白色石頭和神族的那些建筑是同一種材質。難道這原本是神族的祭壇?后來者將這里改建成了自己的東西?

 

除此之外,這個祭壇上東西少得一目了然,顧飛和韓家公子便大膽走了過去。離得近了,才看清那黑氣當中包裹的東西——居然是一個人!不,應該說是人的模樣,身子卻是黑色烏木做成的。

 

而那個“人”的身子也只露出一半,四肢全被又粗又亂的黑色數根埋在了下面,只露出腦袋和前胸。這“人”也不是尋常人的長相,額頭上長著兩根粗大的角,臉上似乎爬滿了花紋,眼睛比尋常人還大一些,卻只有眼白沒有瞳孔的樣子。他的臉斜視仰望著天空,表情憤恨,那些黑色的霧氣像是他吐不盡的怨仇。

 

“嗯……一看就不像是個好人。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“誒,怎么可以以貌取人呢?”顧飛反駁說,“而且……這個是人嗎?”

 

“看著不像,”韓家公子張口就來,“大概是個魔吧。”

 

“樹精?”顧飛猜測,又看看周圍,“這里像是一座祭壇,難道這人是被獻祭的?”

 

“所以到底是人被獻祭變成了樹,還是樹雕成了人的樣子,這就不得而知了。”韓家公子說著就要伸手過去觸碰那黑霧,被顧飛下意識地一把拉住了手。他看看顧飛,“應該沒事的,剛才我們進來的時候也經過這些黑霧了。”

 

“萬一一碰,BOSS醒了怎么辦?”顧飛說。

 

韓家公子想了想,“也是,我們得多找些線索再說。去周圍看看吧。”

 

二人在四周轉了轉,整個祭壇上光禿禿的,實在沒找到什么東西。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,顧飛忽然在祭壇的背面找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,“公子,過來看。”顧飛朝韓家公子招招手。

 

韓家公子走到祭壇邊緣,那一邊沒有臺階可以下去,顧飛示意他往下看。那下面有一堆摔碎了的石頭,從一些沒有完全摔爛的部分能隱約看出,原型似乎是幾座石像。

 

“石像?”韓家公子怔了怔,連忙往祭壇上的四周看了看,終于在一個角落里發現了疑似石像底座的東西,那里還沒有完全被鏟平。

 

“那些石像原來是在這個祭壇上,后來被人推下去的。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顧飛盯著那堆殘破的石像看了一會兒,遠遠地指著一處還算完好的地方說,“你看那里,好像是個戰士的頭盔,還有那邊,像是……騎士的胸甲。”

 

韓家公子把酒瓶子收回去,換了望遠鏡出來,仔細看了好一會兒,說,“我能看出四個職業的裝備,戰士、騎士、格斗家,還有一個不知道是法師還是牧師。”

 

“這……什么意思啊?”顧飛問。

 

“那些石像本來是立在祭壇上的,會做成石像,恐怕是些大人物。后來這個祭壇被人改建……看這個架勢,”韓家公子瞥了眼摔碎的石像,“應該是有種和之前的人勢不兩立的意思。”如果說石像代表紀念或者信仰,那么推翻這些重要的東西,相當于“改朝換代”了。

 

顧飛聽完,再結合剛才一路上所看到的,得出了一個結論,“這里原本是神族的村子吧?看樣子,是被入侵了。”

 

-TBC-

發表評論

標簽云
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