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顧韓架空武俠】 陵霄 第四十一回

作者: admin 分類: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: 2019-05-04 19:23

【顧韓架空武俠】 陵霄 第四十一回

 

翌日清晨,天還沒亮,韓家公子就收到了佑長老的飛鴿傳書,還因為顧大俠太過警覺失手把鴿子捏死了,早上喝了一頓鴿子湯。

 

“王元佑傳來消息,近日來,教外的風林鎮上出現不少來路不明的武林人士,感覺不太對勁。”韓家公子昨夜可沒怎么“睡好”,這會兒垂著眼,手指搭在頭側輕輕揉按,邊上的顧飛大口大口嚼著饅頭喝著湯,一紅一黑兩條身影在邊上站著。

 

花落心不說話,劍鬼看看他,又看看韓家公子,開口道,“少主是覺得有人要對我教不利?”

 

韓家公子溫了壺酒,小口嘬著,空氣里只剩下顧大俠咀嚼食物的聲響。

 

劍鬼只好說道,“我教許多個年頭都相安無事,風林鎮的百姓都安居樂業,斷然沒理由招來禍事。”

 

韓家公子道:“不管怎么樣,得趕緊把事辦了,回去看看。”

 

聽罷,顧飛的喉頭微微一滯,又不動聲色地繼續吃喝。

 

這時候,花落心終于開口了,“公子,不如讓屬下回去查明情況,再向您稟報。”

 

韓家公子思量片刻,“也好,你即刻動身吧。待我尋回我爹的下落就回。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待花落心離開,緊繃的氣氛才一下子松弛了下來。劍鬼湊到韓家公子身邊,“公子,落心的舉動,太不尋常了。”

 

“我知道。”韓家公子一甩輕袖,又給自己斟了杯酒,罕見地微微皺起了眉頭,“他怎么肯這么輕易離開我身邊……”這小子向來古靈精怪持寵而嬌,打發他走都要給你胡攪蠻纏一通才肯罷休,更別提自己請命回去了……這樣想著,韓家公子對劍鬼道,“你去給王元佑和戰無傷傳信,讓他們留意著些。”

 

劍鬼領了命,嗖地一下也不見了。

 

顧飛這時候已經停下了所有的動作,目光含情地瞅著身邊人。

 

韓家公子似乎感受到這灼熱的目光,手中不知從哪里轉出一把扇子,刷拉一下打開遮住自己半張臉,“看什么看?沒見過英俊的美男子嗎?”

 

這么一個小動作竟讓顧飛看出了些不著痕跡的害羞,頓時覺得此人可愛得緊,忍不住身手兜了過去,“美男子見過,沒見過美男子害羞的。”

 

韓家公子一收折扇,狠狠敲了一下顧大俠的咸豬手,微怒道,“休要胡說!沒看見我的處理正經事嗎?”

 

顧大俠的咸豬手哪是一把折扇就能征服的?它頑固地紋絲不動,又得寸進尺地收緊了一下。“我只是高興。”

 

“高興什么?”韓家公子感覺自己像被一只螃蟹鉗制住了。

 

“你當著我的面處理教中事務,可不就是不把我當外人了?”顧飛笑道。

 

韓家公子面色微紅,板起臉道,“廢話!你本來不就是我教中人嗎?!別忘了,貳柒妖肆酒入教的時候可是發了毒誓的,生是我教的人,死是我教的鬼。”

 

顧飛但笑不語,這不慌不忙的樣子讓人看了十分窩火,韓家公子突然道,“顧大俠不是出來找尋失蹤孩童的嗎?再不抓緊些,真的不要緊嗎?”韓家公子只圖一時嘴快,可說完就立馬后悔了。

 

這話一下就把顧飛的心情拉到了底谷,他放開了韓家公子,拿上劍沉默地站到了窗邊。人命關天,他又何嘗不憂心焦急,可如今孤天教和滅情教都斷了線索,他也不知要如何進行下去。

 

見他這樣,韓家公子竟被生生憋出些罕見的小愧疚來,踱步到顧飛身邊清了清嗓子,道,“接下來我要去扶風派一趟,沿途會路過一處村落,叫月光村。”

 

顧飛側過臉來看著他,仿佛在等他的下文。

 

韓家公子:“聽說最近一段時間,那里也出了孩童失蹤的案子,我們不妨前往一探,反正也順道。”

 

“你哪兒來的消息?”顧飛疑惑。韓家公子這些天一直和他在一起,劍鬼也從未走遠。

 

韓家公子有些不情不愿地交代,“漂流傳來的消息。”

 

“漂流?”顧飛頗為驚訝。

 

“他這人沒什么優點,就是消息靈通這點還算可取。”沒幾句話,漂流在韓家公子嘴里已經變得幾乎一無是處。

 

顧飛這才驚覺,這人難道一直在委托別人替他留心打聽消息?

 

“你不用覺得他是好心幫忙,他這人啊,只是想讓別人欠他人情,好在需要的時候索求回報罷了。”韓家公子道。

 

顧飛:“那事不宜遲,我們即刻啟程。”

 

 

在說明了情況后,一行人飛快地打點了行裝,又買了幾匹馬,火急火燎地上了路,馬不停蹄地跑了幾個時辰,馬兒也終于受不住,幾人便停下來飲水休息。

 

“月光村,那個地方我知道。”林望道,“這里到扶風派的大路必然會經過那個村子,村子不算小,村民生活也算安樂,那里的人很熱情還會經常接待一些路過的旅人歇腳留宿。這么好的村子,居然也……出事了嗎?”

 

崔渙之也義憤填膺:“這些歹人實在是可惡!竟然對孩童下手,簡直是畜生都不如!”

 

白策汐一邊打坐,一邊皺著眉頭冷冷地說了一句,“邪祟猖獗,人人得而誅之!”

 

氣氛有些沉重,顧飛只得安慰身邊“名門正派”的幾人,“這里離月光村已經不遠了,我們再抓緊些趕路,很快就能到了。”

 

林望低著頭不敢吭聲,過了一會兒,見白策汐的水喝完了,才拿起他的水囊逃似地朝不遠處的水源跑去,“我去打個水,很快回來!”

 

“哎!等……”顧飛話沒說完,那小子就跑沒影了。顧飛看看自己的空空如也的水囊,本想讓他捎一壺,誰知那貨仿佛使出了百米輕功一般。

 

顧飛搖搖頭,只得自己動腳豐衣足食。到了不遠處的溪水邊,果然見到林望那個傻小子蹲在溪邊一動不動。

 

走近的顧飛一腳就踹了上去,“臭小子,數魚呢?”

 

林望原本就在發呆,被冷不丁地一腳踹到地上,狼狽地爬起來,“沒,沒有……”

 

顧飛蹲下來,一把勾住他的肩膀,拍了拍,“有心事?”

 

“沒有!”林望背一直。

 

顧飛拿出了老爹揍自己的架勢,一巴掌糊上了他的后腦勺,“騙誰呢?!老實交代!”

 

“真沒有……”

 

“是不是和我那小白師侄有關?”顧飛毫不客氣。

 

林望:“……”

 

顧飛:“他還不理你?”

 

林望落寞地點點頭。

 

顧飛:“那你找他說話啊。”

 

林望:“還、還是算了吧,他一定很討厭我。”

 

顧飛嘆口氣:“笨啊……他要是討厭你,怎么會愿意和你同行?”

 

林望:“他是為了懲奸除惡才勉強與我同行……”

 

顧飛給他氣得直翻白眼,真想給這個冥頑不靈的腦殼開個竅……忽然間,另外三人那邊就傳來了打斗的聲響。

 

顧林二人同時警覺回頭,“糟了!出事了!”

 

-未完待續-

發表評論

標簽云
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