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顧韓哨向】暗夜星河(4)

作者: admin 分類: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: 2019-04-28 13:31

【顧韓哨向】暗夜星河(4)

 

第二天中午,重生紫晶食堂餐廳的某個小角落,顧飛獨自坐著,面前放著一盤牛排雞胸加沙拉的午餐,邊上一個白煮蛋,再加一杯橙汁。這是姑娘們的健身餐,對顧飛來說,比在非常逆天時吃得還健康一些,就是量有些不夠……

 

午餐時間,姑娘們知道顧飛刻意回避,也不會上去打擾他,自顧自地扎堆聊著顧飛聽不太懂的話題,比如他至今不能明白,為什么姑娘們會對著那些顏色相似的口紅談出一整套色彩分析理論……

 

姑娘們嘰嘰喳喳,一名男子沉默地窩在角落,久而久之,重生紫晶的食堂就形成了這種統一而和諧的風貌。

 

忽然,一個顧飛認得面孔卻對不上名字的姑娘,急匆匆地沖了進來,十萬火急地喊道,“姐妹們不好了!有人闖進來了!好像要對七月姐不利!大家快去幫忙啊!”

 

一呼百應,姑娘們的抱團精神在那么多軍隊里都是出類拔萃的,呼啦啦地全涌了出去,只剩下沒有戰斗能力的食堂大媽和顧飛大眼瞪小眼。

 

重生紫晶在云端城的地位特殊,因此也受到了相當高的重視和保護,平時都有其他哨兵塔的哨兵過來輪流值守。當然,這些哨兵是進不了塔里的,光天化日之下,是什么人會這么明目張膽地闖進來?

 

顧飛以最快的速度將盤中餐一掃而空,餐具還給食堂大媽,也向樓下走去。

 

事件發生在重生紫晶塔的一樓大廳。大廳呈圓形,左右兩條長長的弧形樓梯直通到三樓。雖然剛才姑娘們一涌而出,但在現場留下的盡是實力稍強的一些。看起來,低等級的姑娘們已經被命令退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 

顧飛作為一個外人兼男人,不能輕易露面。他在三樓挑了一個隱蔽的角落,藏在遮擋的植物后頭窺視著樓下的一舉一動,并稍稍放大了自己的聽覺,清楚地聽到躲在另一處的姑娘們正在議論

 

“這什么人呀?怎么會突然闖進來?

 

“不知道啊,七月姐人這么好,怎么會和別人結仇呢?”

 

“這些哨兵怎么進來的?外頭的守衛去哪兒了?”

 

“別提了!這幾個人就是今天輪班的守衛!”

 

“什么?哪個塔過來的?居然到我們重生紫晶這兒來搗亂!”

 

“好像是縱橫四海的人,我聽說下面領頭的這人叫不笑。”

 

“不笑……這名字好像在哪兒聽過……”

 

“不就是之前說做了測試,和七月姐的樣本匹配度很高的那個嗎?那會兒由縱橫四海撮合來著,可是聽說這不笑人品可不怎么樣,七月姐就給回絕了。恐怕是這不笑心有不甘,過來找茬的吧。”

 

顧飛聽著,心里大致有了點數,又將注意力轉移到樓下“戰場”,果然聽到這不笑在罵罵咧咧地放狠話,意思是七月這么做太不給自己的面子了,這樣自己以后沒的混了……云云。

 

“你玩忽職守,利用職務之便非法進入重生紫晶塔,就這一條,足夠讓你受到處分了。”七月說,“再說了,匹配測試也是你們單方面進行的,我有權拒絕。”

 

云端城擁有所有已申報向導的樣本資料,在有資格的哨兵提出申請時,實驗所進行樣本匹配,選出合適的向導,再進行牽線搭橋。一般來說,樣本匹配度高的哨兵和向導,會有種天然的吸引,成功率還是較高的,這就顯得不笑的“失敗”顯得十分突兀。這不笑還是縱橫四海的核心人物,定是受不了淪為手下人笑柄的。

 

“小七,咱倆也不是沒相處過的陌生人,還是有幾年同學情誼的,你就這么拒絕我……你不要做人我還要!”不笑極度克制著丑陋的嘴臉,像在發出最后通牒。

 

“呸!你怎么有臉說這種話?!”落落把七月護在身后。這大白天的,塔里的哨兵姐妹都出任務去了,留下一水兒的向導。雖說強行進行精神干擾也不是不行,但面對實力比較強橫的哨兵,又不是自己結合過的哨兵,她們所能做到的效果微乎及微。

 

“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……”不笑看起來越來越瘋狂,幾乎臨近崩潰邊緣,身后一直長相兇惡的黑豹也顯現出來。

 

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!”看見精神體,落落有些慌了。怕是這不笑真的起了歹念。

 

“當然是把你抓回去。”不笑狠笑道。黑豹正往前一步步畢竟,張開了血盆大口,露出長又尖的獠牙,幾滴口水從牙上滑落。

 

七月微微回頭小聲吩咐一個姑娘,“快去聯絡中央塔求援。”

 

“想搬救兵?”不笑冷笑道,“你以為我今天來會一點準備都沒有嗎?你別忘了,我們守衛的部分,還包括你們的通訊和監控。”

 

“你!太卑鄙了!”烈烈氣憤吼道,“我跟你拼了!”仗著自己學過些腿腳功夫,烈烈舞著拳頭就向不笑襲去。

 

“烈烈!!!”七月等姑娘們沒想到她會突然出手,著急喊道。她一個向導,就算體魄再強健,哪里能是一個男性哨兵的對手?

 

不笑躲都沒怎么奪,三兩下就制服了烈烈,提著脖子將她拎了起來。

 

“不笑!!!快放手!!!你搗亂是一回事,殺傷向導可是刑事重罪!快放開她!”七月急得大喊。

 

“我這可是正當防衛啊,只要你肯乖乖跟我回去,我馬上放了她。”不笑得意道。

 

“我……”七月臉色都白了,完全不復剛才的沉著冷靜。

 

烈烈握著不笑掐住自己咽喉的手,一張笑臉憋得通紅,掙扎出聲,“七、七月姐……不能、不能答應……別……”

 

話還沒說完,只見眾人中間突然莫名躥進一條黑影。不笑只覺得手上一酸一麻,整個握力瞬間消失,跟著才感受到無比的疼痛。

 

“啊——”不笑捂著手,看見一個穿著普通的男人接住了掉下的烈烈,在憤怒之前,巨大的震驚和不解席卷了他的大腦。

 

男人?!重生紫晶里怎么會有一個陌生的男人???

 

顧飛接住烈烈后,卻沒什么好臉色,像扔破布一樣把她往七月那邊的人群甩去,臉色十分難看,“回去站好,別他……別出來瞎……別出來搗亂!”顧飛硬生生地把兩次臟話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

烈烈顯然被嚇懵了,被眾姐妹扶著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而顧飛的出現,讓姑娘們一下子全愣住了,心里一半是顧飛這個“客人”暴露于人前的驚詫,另一大半,則是神兵天降般得救的慶幸和喜悅……剛才還強撐著的七月,不禁眼底蒙上了一層水霧。

 

“你?!你他媽是誰?!”不笑反應過來,憤怒地吼叫。

 

剛才千鈞一發,顧飛光顧著救人,一時之間也沒想好接下來怎么收拾,只能繃著臉瞪著眼,酷炫地站在原地和不笑對峙比氣勢,內心暗想:“糟了……怎么辦……”

 

要是比打架,這里所有的人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,只是他這么貿然出現,恐怕會給重生紫晶帶來麻煩。

 

場面一度靜止,連空氣都凝固了起來。

 

打破這局面的是落落,她走到姑娘們身前,對顧飛一欠身,“對不起,顧中校,讓你看笑話了。”

 

眉頭上提,撐大了眼眶——顧飛和不笑同時露出了一模一樣的迷茫神色。

 

“不笑,你今天來惹我們,真的是挑錯了時間,太不走運了。我來給你介紹一下,,”落落走到顧飛和不笑中間,“這位是韓少將手下的顧中校,上午來我們這兒傳達韓少將的指示,剛好我們正邀他進行午餐會餐。”落落說著,在一個不笑看不見的角度,朝顧飛眨了眨眼。

 

顧飛立刻心領神會,身子一挺,裝腔道,“沒想到七月塔長今天會遇到這種事,我回去以后一定會將實情轉告韓少將,給七月塔長討個公道。”

 

“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不笑從意氣奮發的猛獸化成為一只慫了的公雞,“誤會,都是誤會。”

 

不笑不愧是不笑,短短幾分鐘就將這次“惡霸”襲擊事件解釋成了一樁由“小事”引起的“誤會”,并將一切責任完美地推卸給了自己不在場的某個手下。

 

顧飛這個“中校”也是個一戳就破的牛皮袋,鼓了這么久就沒見破已是不易,他見好就收,三言兩語將不笑一干人等打發走了。

 

完事后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。烈烈在一旁哇哇哭了起來,還委屈上了,幾個小姐妹在邊上細聲安慰她。

 

顧飛還沒來得及整理完這件事的后續,就被七月十分緊張嚴肅地拉到了一邊。

 

“千里,這里你沒法待了,快走,現在就走。不笑不是傻子,回頭稍微想下就會發現破綻,更別提如果去韓少將那邊稍微問一下,馬上就會露陷。”七月一邊說著,一邊領著顧飛回塔頂。

 

“要是他們再折回來,你們怎么辦?”顧飛沒有慌亂,只是對情況不太了解。

 

“剛才我們已經聯系中央塔了,支援很快就來,這里不會有事的。不笑他們關掉了監控,正好沒有拍到剛才那一幕,我自有說法能糊弄過去。倒是你,你這樣一暴露,不知道出去了會不會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煩,不笑不是省油的燈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

“我不會有事的。”顧飛雙手抱著后腦勺,毫無畏懼。

 

“不笑人雖不怎么樣,但他依附的縱橫四海在云端城還是很有影響力的,你別小瞧他。”七月說,“你出去以后先找個地方暫時安頓一下,回頭我把六國聯合會的消息帶給你。”

 

-TBC-

發表評論

標簽云
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