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顧韓架空武俠】 陵霄 第四十回

作者: admin 分類: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: 2019-04-21 11:52

【顧韓架空武俠】 陵霄 第四十回

 

韓家公子一行人跟著顏景玉再次踏進滅情教,教中旖旎的香煙未散,氣味卻已不像之前那般濃烈,更混入了一些其他藥香以作中和。顧飛試著行了一下真氣,發現這般程度于他們倒是無礙,便放心了一大半。

 

韓家公子診治病人不能有旁人在場,顏景玉便安排了其他人在前殿休息。顧飛擔憂韓家公子安危,執意跟在身側,韓家公子也沒阻攔。只是在進入教主臥房之前,韓家公子瞥向某個暗處角落,意有所指地微微頷首,那處便有一道黑影飛快閃過。

 

顧飛濃眉微挑,不動聲色地跟著韓家公子進入房中,他知道,韓家公子是在指使暗處的劍鬼做什么事。至于什么事,他多半也能猜出幾分,之前花落心再次混進滅情教,至今沒有消息,韓家公子怕是差劍鬼尋人去了。

 

白策汐被帶去見他的師姐,前殿里坐著的崔渙之看看身邊僅有的林望,歪過頭去悄悄問道,“林兄弟,你覺不覺得,顧兄這次回來,和那韓公子之間,十分……十分古怪?”

 

“有嗎?”林望裝傻,“崔兄多心了吧。”他又不是不知道幽魂香毒的解法,哪會不知道顧飛和韓家公子之間發生了些什么。這樣想著,面頰上不禁飄出一層青澀的緋紅,又想起白策汐至今不肯與自己說話,心一下又墜到了地底。

 

“怎么會!”崔渙之覺得自己聲音似乎大了些,又壓低了嗓子道,“之前我看顧兄像是中了毒,那天韓公子將他帶走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他說著說著,就見林望的面色越來越紅,這才猛然想起那天在客棧被迫聽墻根的事兒,忽地就閉了嘴。

 

自己這個豬腦袋!跟誰八卦不好,偏偏跟這小子說這事兒……江湖中的美貌女子數不勝數,多的是郎才女貌、英雄配美人的美談佳話,偏偏這些個大好青年就和男人糾扯不清了?顧飛是,這個扶風派的林望也是!他的小妹崔婧詩向來鐘情顧飛,若是知曉了此事,怕是要傷心一場了……

 

崔渙之感嘆著,二人就這樣枯坐了一個時辰,白策汐倒是先回來了。林望連忙起身去迎,白策汐卻生硬地繞過他,走向了崔渙之身邊。林望只好垂了腦袋跟著他身后。

 

崔渙之一看,趕緊上前打圓場,“白兄弟,如何?見到你師姐了嗎?”

 

白策汐看起來平靜又失落,點點頭,“師姐不肯跟我走。她果然是自愿留在這里的,說是,想找個地方清靜一下。”

 

崔渙之:“什么?哪里不好清靜?偏要留在魔教……”

 

殿旁留作看守的魔教女子狠狠瞪了他一眼,崔渙之頓了頓,繼續改口說道,“留在這種地方,有什么好?”

 

白策汐道:“罷了,師姐說,這里并非外人所道那般窮兇極惡,皆是些苦命女子,互相照料罷了。她留在此處,還能看著她們中的一些走火入魔之人無法為惡。既然師姐執意不肯離開,我也不便強求。”

 

崔渙之:“就這樣?她知不知道你為了她差點……”

 

白策汐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,凌厲的眼刀飛了過去。這孤高道人的怒目,可比那守衛的女子冷冽了許多,崔渙之頓時覺得骨子里透出寒氣,不敢再做聲。白策汐此人孤傲清高,實在是不好相處,崔渙之甚至懷疑,如果不是他與林望之間有了隔閡,都輪不到自己來與之交談。

 

白策汐冷面冷情,不悅地道,“崔大俠,這件事請你休要再提起!還是忘了的好。”

 

“是是,”崔渙之冷汗涔涔,“白兄說的什么事,我……我不清楚的。”

 

“師叔他們還沒回來嗎?”白策汐岔開話題。

 

“是啊,他們進去許久了。”林望突然答道。

 

白策汐不語,扭頭坐到了邊上,開始打坐修禪。林望輕嘆一口氣,崔渙之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

 

 

而此時,劍鬼確實是在教中各處找尋花落心的蹤跡。滅請教中的房間皆為女子閨房,劍鬼不便唐突潛入,只得走馬觀花般地淺淺一探。

 

直到來到一處地窖,劍鬼發現其中有可疑人影,便防備著一點點靠近。臨到近了,那人影突然轉身,只見一道短小的白光一閃而過,劍鬼立即抽出他熒綠的匕首擋住來襲,又飛速地將那人手制住,往下一拉,花落心的面孔登時映入眼簾。

 

也許是火光的關系,映得那張好看的俏臉有些瘆人,把劍鬼都嚇了一跳。

 

劍鬼很快緩過神來,二人都看清了對方,這才放下戒備。

 

“是你啊,嚇我一跳。”花落心埋怨道。

 

這話我也想說。劍鬼默默想。“公子來了,讓我來找你,他正在給顏教主治傷。”

 

“啊?怎么回事?”花落心問。

 

劍鬼將這兩天的事簡單一說,又再問道,“你這幾天進來,有查到什么嗎?”劍鬼心下暗暗奇怪,剛才提起韓家公子和顧飛的事,仿佛在花落心的神色里看到了一絲……嫉妒?

 

花落心搖搖頭,“這里沒什么奇怪的地方。”

 

“那我們趕緊回去吧。”劍鬼說著,又暗想,難道是自己多心了?

 

“嗯。”

 

劍鬼看著花落心轉身,不知怎地,心里還是有那種揮之不去的微妙的異樣感。他一手拍住花落心的肩膀,感覺那人在他手下頓了一頓,“落心,你……沒什么事吧?”

 

花落心慢慢回過頭,面上在笑,卻有種說不出的僵硬。他的臉漸漸扭成了苦笑,嘆氣道,“還是被你看出來了。”

 

劍鬼本能地緊張起來,“怎么了?”

 

花落心猶豫了半晌,才開口道,“公子和顧大俠在一起了……你說,公子會不會不要我們了?”

 

劍鬼松了口氣,化為一臉冷漠,“別胡思亂想了,公子很擔心你,快跟我回去。”

 

 

又過了一個時辰,韓家公子和顧飛才跟顏景玉回到前殿。幾人看起來都神色平緩,看起來療傷之事進行得還算順利。

 

韓家公子邊走邊交代后續應如何如何調養,活像個正兒八經的大夫。顏景玉不敢怠慢,聽得十分仔細。

 

回到前殿,見人數齊全,劍鬼也給了他暗信說人已找到,韓家公子便領著眾人功成身退,早些離開這個兇險之地。

 

此事算是作結。

 

 

這一天耗費許多心力,在客棧見著花落心,韓家公子也沒了責備的力氣,隨口說了他幾句,便準備早早休息。

 

只是這一休息,顧大俠想都不想就一同跨進了韓家公子的房間,將房門一閉,絲毫不顧忌外頭人訝異的目光。

 

林望和白策汐尷尬地咳了兩聲,就各回各屋了。崔渙之都沒好意思說出口,他從前怎么就沒發現,他的顧大俠顧兄弟,是這么一個“不拘小節”的人!還想跟花落心說上兩句,卻見那人杵在那里死死盯著韓家公子的房門。

 

“你自己不是有房間嗎?跟進來做什么?”韓家公子給自己斟了杯酒,一仰而盡。

 

顧飛擺弄著床鋪被褥,“我那間已經退了。路途遙遠,省點銀兩,這床這么大,咱倆擠一擠。”

 

“喲,堂堂四季山莊的四少爺,說要省盤纏,真是新鮮事。”韓家公子看著顧飛笑,那眉眼可不是想趕客的模樣。

 

他這些調侃,顧飛全當沒聽看,鋪好了被褥便走過來,取走韓家公子手里的酒杯放下,轉手將人打橫抱了起來。

 

韓家公子原本還想掙扎兩下以示不滿,誰知顧飛動作太快,已將他輕放到了床榻上。

 

顧飛探過身去,輕吻了一下韓家公子的額頭,微笑道,“你安心休息,我守著你。”

 

韓家公子只覺得千般調侃萬般數落都被堵在了胸口,一句也說不出來,一股暖流淌進心窩里,酥酥麻麻的。

 

顧飛給韓家公子蓋好被子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問道,“欸,你有沒有覺得,你那個小隨從,對我有點兒……敵意?”

 

“你說落心?”韓家公子怔了怔,“此話從何而來?”

 

“他剛才看我的眼神,像要拿針戳我一樣。”顧飛回味了一下,“他是不是對你……”

 

“對本公子有非分之想,那不是理所應當的事嗎?”韓家公子又自我陶醉上了,看顧飛一臉緊張,才笑道,“唬你呢,他沒那膽子。落心從小就跟著我,慣得他驕縱了些,主子被人搶了,所以心里有些不痛快吧。”

 

“是這樣嗎?”顧飛想起剛才花落心偷瞄他的眼神,像是暗藏著什么,仍有疑惑,“可他之前并非如此……”

 

“之前?之前那不是咱倆還沒睡嗎?”韓家公子道。

 

青天白日的,顧飛被這直白的話語臊了一臉,趕緊哄著韓家公子睡去。

 

 

等韓家公子一覺醒來,天已經黑了。

 

屋子里黑漆漆的,一條手臂沉沉地壓著自己,背后熱乎乎的,貼著自己,那觸感可不像是被褥。

 

韓家公子微微起身,看看同在塌上的那個人,又伸手捏了捏顧飛的臉,那人呼吸綿長,一動不動。

 

韓家公子都被氣笑了。不是說守著我嗎?這倒好!睡得跟豬一樣!

 

剛要再作弄一番,突然間被巨大的力道壓回了床上,剛才還紋絲不動的人正居高臨下地壓在自己身上。

 

“少主醒了?”黑暗中隱約能看見顧飛亮晶晶的眸子,哪有一絲睡意?

 

韓家公子立馬就明白了,這家伙早醒了。他也不惱,干脆放松了身子懶懶躺著,笑道,“你這守衛可太散漫了,本公子哪敢安心睡去?”

 

“是屬下的錯,”顧飛壓低了身子,湊到他耳邊,撓癢般地喃喃道,“少主有何吩咐?要打要罵,悉聽尊便。”嘴唇有意無意地觸碰著他的耳廓,直到那里慢慢從冰涼變得滾燙。

 

韓家公子伸手摟住顧飛的脖子,“貳柒妖肆酒,本公子餓了。”

 

“那屬下,伺候少主用膳。”顧飛說著,伸手扯開了韓家公子的袍子。

 

 

 

這天半夜,崔渙之頂著一對淤黑的眼圈來敲林望的房門。

 

“林兄弟,能不能讓我進去睡一晚?”

 

林望嚇得下意識地捂住胸口,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

“你想哪兒去了?!”崔渙之推開他,直接走了進去,“明兒起來我就跟掌柜說換間房去。”

 

“你那房間怎么了?”林望問。

 

崔渙之一言難盡地說,“我那間樓上,是韓公子的房間……”

 

林望沉默半晌,道,“……哦。”

 

-未完待續-

發表評論

標簽云
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