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顧韓】?《追》?番外十八 異地戀

作者: admin 分類: 《追》番外 發布時間: 2018-07-29 14:04

【顧韓】?《追》?番外十八 異地戀(一)

 

這一天,A市的雨下的細細密密。

 

冬末初春的雨,還是帶著些陰冷,卻阻擋不了顧飛陽光燦爛的心情。他背著個黑色雙肩包,哼著小曲,上了去D市的飛機。

 

自從春節時告白成功以來,顧飛和韓家公子現實里就再沒有機會見面,雖說游戲里還是天天能見到,但游戲嘛,總少了那么一點捏在手心里的真實感。而且游戲里那么多雙眼睛,就算想親熱一下,顧飛也多有顧忌。畢竟他是個當老師的,為人師表的包袱放在那里,萬一哪里一個不小心被自己哪個學生瞅見了,影響多不好。

 

這不,三月初的一個周末,顧飛終于按耐不住,踏上了尋找自家戀人的旅途。

 

周五這天,不幸顧飛下午有課,一直拖到下班才匆匆忙忙地揣上背包就直奔機場。

 

飛機降落在D市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。

 

顧飛走出接機口,一眼就看見韓家公子穿了件深色大衣,雙手插在口袋里,整個人干干凈凈、漂漂亮亮地站在那里,惹得顧飛的小心臟又撲通地一撞了。

 

顧飛定了定神,覺得自己應該表現得穩重一點,雖然沒有經歷過青春期的情竇初開,但也不該表現得像個未經人事的熱血小伙一樣。顧飛耐著性子走過去,盡管心里頭挺澎湃的,外表還是盡量裝作一副淡定的模樣。

 

“公子。”顧飛走到韓家公子面前,輕輕地喚了一聲。

 

韓家公子淡淡一笑,“來了啊。”他現實里很少露出游戲里那樣夸張的表情,經常讓人感覺冷冷淡淡的,但顧飛知道,這家伙的內心,其實猖狂得要死。

 

但自己就是喜歡。

 

就是喜歡。

 

顧飛不記得當時大腦是怎么思考的了,等到反應過來時,自己已經輕輕擁住了他。實實在在的觸感和體溫,還有韓家公子身上特有的淡淡酒香,一切都在提醒著顧飛——這里不再是游戲,這里是真實的世界,而韓家公子這個人,真的和自己在一起了。

 

“我很想你。”顧飛低聲說。

 

韓家公子輕笑一聲,推開他,“矯情吧你,游戲里不是天天見?”

 

“那怎么能一樣?”顧飛說。

 

“你就這么點東西?”韓家公子看了看輕裝而來的顧飛。

 

“就待兩天,不需要很多東西吧。”顧飛是過來過周末的。

 

“那走吧。”

 

顧飛一路張望,這D市的機場他還是第一次來,機場建得很高大上,就是打車遠了點,走了不少路,還有不少人在排隊。等到坐上出租車,已經過了快一個小時。

 

顧飛面上正正經經地跟韓家公子聊天,底下卻偷摸著握住了那人的手,攥在手心里摸啊摸的。什么叫“一日不見如隔三秋”,顧飛算是有了深刻的體會。這熱戀期一頭腦熱,哪怕是顧飛和韓家公子這樣的成年人也不可避免。韓家公子任他拉著,臉朝窗外,看起來似乎心情也很不錯。

 

好在顧飛還算是個規規矩矩的傳統青年,也就是私下拉個小手,沒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。

 

“一會兒得先去跟我房東打個招呼。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“房東?”

 

“嗯,我租的房子,和房東住一塊兒。平時約法三章,不讓隨便往屋里帶人。你要住我那兒,得先去打個招呼,要是他不同意,咱們就得出去訂房。”

 

這話說完,顧飛感覺前頭的司機師傅飛快地從后視鏡瞄了他們一眼。“哦,房東男的女的呀?”

 

韓家公子笑了,“男的或是女的,關你屁事。”

 

顧飛嚴肅道,“以前不關我事,現在哪能沒關系?”

 

韓家公子好笑得“哼”了一聲,“男的。”

 

“我得想想法子怎么討好房東,好讓我留宿呀。”顧飛開始思索。

 

“我早就幫你想好了,你正常發揮就行了。”

 

“發揮?發揮什么?”

 

“一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

這家伙,游戲里的臭毛病到現實里了也改不了。

 

出租車開到了一條小巷子里,那片街區立著一棟棟小洋房,晚上11點這個時間,許多店鋪都沒有打樣,或者說,是正熱鬧的時候。這里像是一片酒吧街。

 

他倆在一個小酒吧門口下了車,顧飛抬頭望了望眼前這棟三層樓高的小洋房,換了游戲里,仿佛一個起跳加一個瞬間移動就能上屋頂了。

 

“你住這兒?”

 

韓家公子指了指樓上,“我住二樓。”

 

顧飛四處打量周圍環境。這韓家公子還挺懂得享受生活的,這一帶雖然酒吧頗多,但都是一些安靜優雅型的,不會很吵鬧,而且酒吧這么近,恰好迎合了他愛喝酒的愛好。

 

韓家公子所住的這棟小洋房,底樓就是一個小酒吧,二樓是租客是房東的房間,三層是個天臺。

 

韓家公子帶著顧飛從一樓推門而入,酒吧里客人還不少,都是坐在那兒喝酒聊天的。有些初來乍到的陌生客人,看見走進來的韓家公子,都忍不住驚訝地多望幾眼。

 

他走到吧臺前,往高凳上一坐,敲了敲桌面,“老樣子,給我來兩杯。”

 

吧臺后面只站著一個男人,轉過身瞅瞅他,又抬眼看了看他身邊的顧飛。那男人發型整得倍兒精致,穿著一件顏色鮮亮的小碎花襯衫,帶著框架眼鏡,面上承受不住風霜顯出些皺紋,一看是個四十來歲的大叔。

 

那大叔透過鏡片,上下把顧飛掃了個透,搞得顧飛不自覺地立正站好,有些緊張。

 

“你朋友啊?”大叔問韓家公子。

 

韓家公子拉著顧飛坐在自己身邊,淡定地說,“我男朋友。”

 

大叔調酒的動作頓了頓,轉頭,眼中視線又把顧飛露出吧臺的上半身掃了個遍。

 

“我房東,北哥。”韓家公子介紹。

 

顧飛僵著臉扯出一個笑容,舉起手打招呼,“北哥你好。”

 

房東繼續手上的動作,一邊調酒,一邊老生常談似地抱怨,“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啊,我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,”說著,鏡片一閃,又瞄了一眼顧飛,隨口說道,“哼,眼光還行。”

 

房東話是對著韓家公子說的,顧飛在邊上越聽越覺得那味兒不對。這位大叔,說話的聲音不僅軟,而且,怎么好像有點娘啊……

 

房東說著,把兩杯酒遞到了他倆面前,對著韓家公子嚴肅道,“老規矩啊,不許往家里帶人,你男朋友也不行。”大叔還挺兇,整得和居委會大媽似的。

 

啊啊啊啊啊,這神情,這語氣,越發娘炮了……難怪韓家公子對著游戲里的小娘炮沒啥反應,敢情現實里身邊還住著個老娘炮啊!

 

韓家公子端起杯子,小飲一口,轉頭湊到顧飛耳朵邊上,輕聲說,“他潔癖。”

 

顧飛微微轉頭,也湊近過去,低聲回道,“我該說什么啊?”

 

韓家公子繼續和他咬耳朵,“喝你的,別理他。”

 

房東大叔一臉烏云密布,眼睛瞇得跟長了針眼似地,重重地敲兩下桌子,“要秀恩愛上那邊角落里去,別杵在這里妨礙我做生意啊!”

 

韓家公子聳聳肩,端起酒杯拉起顧飛往一邊黑暗小角落的沙發走去,路上還不忘繼續蹭在顧飛耳邊說,“他剛被甩了,還更年期。”

 

“韓霄!你說什么?!當我聾的嗎?!”房東從吧臺探出頭來發火道。

 

顧飛連忙拉著韓家公子貓進了他視線的死角,窩到一個四周人較少的小沙發上。

 

【顧韓】 《追》 番外十八? 異地戀(二)

 

這酒吧不大,整個店鋪就老板一個人忙活,一看就是小本經營。不過店鋪里裝飾得挺別致,爵士樂一放,氛圍倒是不錯。

 

房東去給客人送酒,不小心路過顧飛和韓家公子那個陰暗的小角落,隱約看到韓家公子掛在顧飛身上,而顧飛一手摟著韓家公子在和他接吻。

 

房東忍不住低聲咒罵一記,“呸!戀愛的酸腐臭!”

 

顧飛感受到殺氣,放開韓家公子,往房東離開的方向望了眼,結果被韓家公子不滿地一把拽過臉,又吻了上去。

 

游戲里憋了那么久的,又豈止是顧飛一個。

 

酒吧這種地方,昏暗,浪漫,又帶點小情調,氣氛實在是很適合做這些黏黏乎乎的事。果然連顧飛這樣的保守青年,都沒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。

 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忽然間,小酒吧的門被推開,呼呼啦啦涌進一群人。不是頭頂殺馬特的發型,就是身體各個部位露著黑色的刺青,乍一看有些駭人。

 

而這幫人的作為也很符合這形象,找空位一坐之后,周圍的客人立刻紛紛起身走避,這幫家伙開始囂張跋扈地吆喝著,讓老板拿酒來,跟著在那里大聲喧嘩,嘻嘻哈哈,談吐十分粗鄙,鬧得剩下的一半客人也起身離開。

 

打從這幫家伙一進來,顧飛就注意起他們了。老師嘛,總會接觸一些學生中的不良少年,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。不過這幾個人,年紀可比顧飛的學生大多了。

 

房東一看,這伙人把自己的客人都嚇跑了,哪能樂意呀?顫顫悠悠地走過去,和人家商量,想讓他們安靜一些。

 

那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,講道理?不存在的。

 

一言不合,其中就有個小子站起來,對著房東猛推了一把。

 

“哎喲!”房東一下倒在地上,一群人頓時哈哈大笑。那個推了他的小子還不打算就此罷休,走過去抬起腳,想給房東來那么一下。

 

這一踩腳還沒落下,就被另一條腿架住了。

 

那小子抬頭一看,那個架住他腳的青年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,臉上還有些漫不經心,顯然是沒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

那人兇狠道,“你誰?少特么多管閑事!”

 

這么欺負人,顧飛哪里還坐得住?這時候輕輕松松抬腳一撩,那小子頓時失去平衡,摔在了地上。其他一桌子的人剛才還在哈哈大笑,這會兒集體拍案而起了。

 

這場景顧飛熟啊!這可是他做通緝任務時經常遇到的經典場面!顧飛內心都有點小激動了。

 

身后的韓家公子把地上的房東扶了起來,房東哆哆嗦嗦地拉著韓家公子的衣服,“小小小小韓……”

 

只見那一圈人,從一個黑色的包里抽出幾根棍子來,人手一根,房東腳一軟,差點又滑到地上去了。

 

顧飛看看他們,想起了老爹禁止自己和外人動手的事,可現在他是在自衛,這沒關系吧?顧飛心里得到了自己的認可,很有原則很有素質地說,“要打去外面打,砸壞桌子椅子可是要賠錢的。”不論游戲還是現實,這都是一個理嘛!

 

那些人一愣,打架還挑地方的?當即就有個人覺得顧飛簡直裝B至極,要給他點顏色看看,一棒子揮了過來,“去你媽的!”

 

顧飛一側頭,躲過這一揮,抬手對著那人的手臂和肩部看似輕松地拍了兩下,那人手中的棍子就應聲落地。那家伙捂著被顧飛敲打過的部位一個勁地直揉,似乎很痛的樣子。

 

這現實里使用功夫,果然比游戲里束縛多多了。顧飛這種程度的武者,一個不小心就能把人打殘廢了,嚴重點的,隨便一拳就能要人命。顧飛深知其中利害,下手還是很斟酌的。

 

但這種放水的習慣,對武者來說是很有害的。當他們出手時都想著盡量點到為止,久而久之就會養成習慣,一出手就收一點力,最終變成了條件反射,真正的威力無法發揮,真正的武學也得不到完整的傳承。

 

顧飛又隨便出了幾招,擊退了幾個小流氓,那幫家伙就奪門而出落荒而逃。

 

打架還是游戲里好啊!顧飛心里忍不住感嘆。

 

房東在邊上嚇個半死,這會兒沒事了,癱坐在一邊的沙發上,一臉驚魂未定,喝著酒,壓壓驚。

 

顧飛走過來,“沒事吧?”

 

“沒事,北哥是見過大場面的人,這點小流氓算什么。”回答他的居然是韓家公子。

 

房東平復了一下,“沒事沒事。”說著,那小眼神迫不及待地打量了一下周圍,看看有沒有砸壞什么東西。顧飛也往周圍晃了眼,酒館打架什么的他經驗十足,出手還是很有分寸的,應該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損失。

 

“還好還好……”房東輕聲嘀咕了一句,抬頭對顧飛說,“謝謝你了,你……你叫什么來著?”

 

顧飛還沒回答,韓家公子笑瞇瞇搶著回答道,“他叫顧飛。來,北哥,咱們商量個事。”

 

 

就這樣,顧飛順利留宿了下來……

 

跟著韓家公子上樓的時候,顧飛走在他身后淡淡地問,“你安排的?”

 

“不然呢?”韓家公子答得理直氣壯,“哪里會有這么巧的事?”

 

“我看到那幾個小子里,有人在和你打眼色。”顧飛說。

 

“他們幾個,演技不行啊。”韓家公子嘆息。

 

“那些什么人啊?”

 

“打游戲的朋友,放心吧,平時人都挺不錯的。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“嗯,后面那幾個,我都沒踢到他們,就自己倒了好嘛……”顧飛當時也是蠻囧的。

 

“我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。”韓家公子說。真的全力和顧飛打,萬一一拳上去,自己手骨折了怎么辦?

 

“哦。”顧飛聲音悶悶的。

 

兩人上了樓,樓道里一盞小黃燈暗得很,似乎只是那種夜間照明用的長明燈。

 

韓家公子停下腳步,轉過身去,“你不高興了?”

 

“沒有。”顧飛放下背包,“就是不太喜歡這種做法。”

 

韓家公子怔了怔,心想:媽的老子還不是為了能讓你留下來?!

 

“不喜歡就走啊。”韓家公子冷冷地說完,一轉身自顧自地往里走。

 

顧飛連忙追過去,從身后攔腰摟住他,“別生氣啊,以后搞這種事,事先讓我知道一下。”說著,安撫似地親了親他的后頸。

 

韓家公子沒理他。

 

顧飛嘆口氣說,“而且你和別人眉來眼去的,我怎么高興得起來?”

 

“那你還想怎么樣?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顧飛把懷里的人轉過來,壓到身后的墻上,慢慢湊過去吻住了他。

 

 

房東走到下頭樓梯口剛露了個頭,就嚇得趕緊縮了回去。

 

所以說,他最討厭有外人來了嘛!!!

 

呸呸呸!戀愛的酸腐臭!!!

【顧韓】 《追》 番外十八? 異地戀(三)

 

這棟小洋房,二樓一共三間房,主臥、次臥,還有一個小倉庫。

 

那倉庫里堆放著用來經營酒吧的雜貨物品,而在倉庫,一橫一豎兩排大酒柜甚為扎眼。倉庫的門并未上鎖,兩排酒柜倒是鎖得牢牢的。

 

這也難怪,有韓家公子這么一個酒鬼租客在,不把酒柜看看牢了,一回頭,得給他喝空了。

 

酗酒傷身,顧飛倒覺得這酒柜鎖著是好事。

 

韓家公子的房間在主臥,地上鋪著地毯,需要脫鞋進入。一張榻榻米式的矮床,地上散落著各種抱枕和軟墊,仿佛這房間的每一處都能用來摸爬滾打,絕對是為懶人設計的。

 

房間的一角,有一張看起來十分柔軟的、半坐半躺式的軟沙發,邊上就是平行世界的游戲設備,一看就是這家伙為了用最舒適的坐姿來玩游戲而準備的。

 

邊上一個矮長桌,上頭放著電腦,空處散著其他各種樣子的游戲設備和光盤,還有一瓶威士忌和一個杯子,里面還留有些融化殘留的冰塊。

 

與床平行的另一面墻邊是一排大衣柜,衣柜邊上,還有一個立式小酒柜,酒柜里放著各種形狀瓶子的洋酒。

 

房間不那么大,看起來卻還挺舒適溫馨的。

 

這個季節,暖氣已經停了,房里還是有些陰冷。韓家公子打開空調,暖風呼呼地吹著,不一會兒,房間里就溫暖了起來。

 

浴室在外頭,兩人輪流洗澡,韓家公子洗完換了T恤和休閑褲坐在地上看電腦。

 

不一會兒顧飛擦著頭發走進來,“浴室這么干凈,你收拾的?”

 

“怎么可能?”韓家公子笑。

 

顧飛心想,不是你收拾的你笑得這么得意……再一想,難怪他說房東有潔癖,敢情房東還給他充當保潔了……

 

韓家公子指了指矮柜的某處,那里插著他剛用完的電吹風。顧飛把自己腦袋吹干,看看韓家公子略長的頭發,還透著濕漉漉的痕跡,“你怎么不吹干啊?一會兒該頭疼了。”

 

韓家公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,手上鼠標滑動著,回了句,“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 

顧飛看他這幅模樣,似乎是不打算再把頭發吹干,于是走過去坐下,撩起他的頭發呼啦啦地吹上了。

 

濕發冰冷,掛在脖子上其實并不好受,電吹風的暖風拂過,瞬間就舒適多了。韓家公子也顧不上飛了一腦袋的頭發了,只覺得暖洋洋的,愜意得很,手上干脆也停下來,乖乖地任顧飛打理。

 

顧飛從小也是少爺出身,什么時候這么伺候過人?一時有些新鮮。看韓家公子哼哼唧唧一臉享受的樣子,倒也有幾分可愛。

 

吹著吹著,韓家公子就倒到顧飛懷里去了。顧飛順勢摟住人,關了電吹風,輕輕幫他整理頭發。

 

樓下微微傳來悠揚的爵士小調,寧靜安逸……顧飛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賴,美人在懷,歲月靜好。

 

韓家公子轉了個身,趴著抱住顧飛,打了個哈欠,“累死了。”

 

顧飛看看時間,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,本該是韓家公子一天之內精神亢奮著去練級的時段。

 

“今天幾點起的?”顧飛問。

 

韓家公子抱著他,迷迷瞪瞪地像要打瞌睡,嘟囔著,“十二點。”

 

“那還困呀?”

 

“這不是出去了一趟嗎?”

 

顧飛愣了下,出去接他這也算?!顧飛哭笑不得,“你就出門上了個出租,然后在機場等了一會兒,跟著又上了出租車回來,這也累?”

 

“嗯,累。”

 

顧飛心想,他這什么小破體質啊,再這樣下去要退化成顧弦了。不成不成,以后可得拉著他鍛練一下。

 

“晚上不能練級,所以下午練了會兒。平時下午這種時段,可都是本公子喝喝小酒修身養性的大好時光。”

 

“你現實里也那么喝呀?”顧飛望著韓家公子的小酒柜。

 

“怎么喝?”

 

“就和游戲里一樣。”

 

“你有沒有常識?和游戲里一樣,還不早就死人了?”韓家公子鄙視道。

 

哦,原來他自己還知道啊。顧飛稍稍放了下心。

 

“就是因為現實里不能那么喝,老子才要在游戲里多享受享受。你懂嗎?武夫。”韓家公子給的其實是個設問句,意思就是“你不懂”。

 

沒想到顧飛點點頭。

 

“你懂?”韓家公子躺在顧飛腿上,仰頭望著他。。

 

“就是因為現實里不能用功夫,我才跑到游戲里PK。”顧飛說。

 

韓家公子怔了怔,本想開口嘲笑兩句,卻看到顧飛格外認真的眼神。他抬手摸了摸顧飛的臉,“你的那個什么功夫,真的這么有講究?”

 

難得有人這么問,顧飛一下子來了精神,“是啊!那可要從我們顧家的祖上說起了,當年據說我們顧派劍法的創始人BALABALA……”

 

十五分鐘過去了,韓家公子窩在顧飛腿上不省人事。

 

顧飛拍拍他的臉,韓家公子一個激靈,“你們家第二十八代傳人……然后呢?”

 

顧飛低下頭,親了親他的嘴唇,“累了就早點睡吧。”

 

身后就是軟綿綿的矮床墊,韓家公子已經困得不行,也不顧形象了,連滾帶爬地就上了床。

 

顧飛幫他關了電腦,關掉燈,也一起鉆進被子里躺下。韓家公子立馬就拱過來纏上了顧飛,湊上來吻他,還親他的脖子,親著親著,居然就這樣睡著了……

 

顧飛那個郁悶啊!他本想規規矩矩地睡覺,韓家公子猝不及防地跑來撩他,撩得他起了興致,結果那人不負責任地倒頭就睡,這個坑貨!

 

顧飛只好抱著懷里的人,好好靜靜心……

 

不過已經很久沒有人愿意聽顧飛說說他功夫的故事了,這條孤獨的路,顧飛已經不指望有人一起同行,只求在提及時,別人不會當他是個笑話。

 

顧飛覺得挺開心,一同心滿意足地睡去。

 

第二天,韓家公子醒來時已經臨近上午十一點。

 

他坐起身來,揉了揉眼睛,跟著一臉茫然,自言自語道,“第二十八代傳人……后面是什么來著?”

 

【顧韓】 《追》 番外十八? 異地戀(四)

 

韓家公子往屋里掃了一圈,不見顧飛的蹤影,顧飛的外衣也不見了,看來是出門了。

 

韓家公子起身洗漱了一下,突然聞到樓下傳來誘人的飯菜香味。“咕嚕嚕嚕嚕——”韓家公子摸了摸打鼓的肚皮,狐疑地走下樓,循著香味,來到了樓下的酒吧大堂。酒吧的營業時間是從晚上六點開始到凌晨,白天一直處于休息整頓的狀態,此刻酒吧里也沒有人在。

 

韓家公子一進去,就看到一張桌子上放著幾道香噴噴的菜肴,而顧飛正好手里端著一大碗湯走了進來。

 

“你醒了,正好,洗洗吃飯。”顧飛說。

 

韓家公子瞪大了雙眼,“這些菜你買的?”

 

“上哪兒買去?我做的啊!”顧飛放下湯,又轉身去廚房拿碗筷。

 

“你做的?!”韓家公子盯著那盤紅燒鯉魚,熱乎乎地還冒著氣兒,香味不由地勾起人的食欲。他不禁咽了咽口水,雖然知道顧飛會做飯,可也是第一次見他做這么多菜。

 

顧飛回來時見到韓家公子坐在桌邊的沙發上,頭發比第一次見到他時長了不少,白白凈凈的面孔,眼中還帶著剛睡醒起來時的迷蒙,竟有一種呆萌美。

 

好看吶!真是百看不厭!

 

顧飛心里像吃了一口蜜糖,替他盛了飯,放到他面前。“餓了吧?快吃。”

 

韓家公子端起碗筷,“你在哪兒做的這些菜?”說著,挑了魚肚皮上的肉就往嘴里塞,魚肉香滑入味,可口多汁。

 

“后面廚房啊!早上起來正好碰到北哥打烊,我就跟他說了一聲借一下廚房。”顧飛說。

 

“他居然會答應?”

 

“唔…一開始是沒答應,”顧飛嚼了嚼,吞下一口飯,“不過后來我幫他卸了幾箱貨,又做了點苦力,他就答應了。”

 

“哦”,韓家公子又夾了幾筷子菜放到嘴里。”

 

“怎么樣,好吃嗎?”顧飛笑瞇瞇地問。

 

“還行。”韓家公子板著臉,心里卻在感嘆這家伙的手藝還真不錯。“你居然還挺會做飯,你不是個少爺嗎?”

 

“少爺我也是一個人住啊!”顧飛說,“營養師開了菜譜,還不是得我自己動手做嗎?”

 

“營養師……你們家的還真把你當成寶。”

 

“那可不是?練武之人,身體可是最重要的兵器,飲食可是特別講究的……來,喝口湯”,顧飛說著,拿了個空碗替他盛湯。

 

韓家公子吃了一會兒,就覺得似乎少了點什么,往周圍一望,隨即放下碗筷起身,走到了吧臺后頭,隨手取了個杯子,又從柜子上抽出一瓶洋酒就往杯子里倒。

 

顧飛忍不住皺眉,“大中午的喝什么酒啊?!”

 

“養身。”韓家公子面不改色地說。

 

顧飛無語了。偶爾喝點酒確實是能夠養生的,但也要看是什么酒、什么時候喝了。韓家公子這個頻率,絕對和養身沒有半毛錢關系好嘛?

 

韓家公子拿著酒杯繼續坐回來吃飯,顧飛也沒攔著他,但心里卻默默地思考著:怎么能讓他少喝一點呢?

 

“你做了這么多菜,吃不完的吧。”

 

“是啊!這一點我也很困擾,”顧飛突然說。

 

“啊?”

 

“其實是這樣的,我平時在家做一次飯,一個人也吃不了這么多。但講究營養搭配的話就得做好多種,有時也覺得挺浪費的。要是再多一個人一起住,我就覺得剛剛好了。”顧飛嘿嘿一笑。

 

韓家公子端起酒杯小酌一口,瞅了他一眼,冷笑道,“你是在邀請本公子嗎?”

 

“哎呀我說得這么含蓄都被你聽出來了。”顧飛說。

 

“含蓄個鬼。”韓家公子淺淺地笑了笑。

 

“那你覺得呢?要不要回A市和你男朋友一塊兒住呀?”

 

“對我有什么好處?”

 

“好處太多了!比如三餐全包不帶重樣啊,免房租水電煤啊,大冬天的有人暖床啊之類的。”

 

“聽上去還不錯,”韓家公子繼續吃飯,“不過我拒絕。”

 

“為什么啊?”

 

“不為什么。”

 

顧飛知道韓家公子嘴上這么說,心里一定有自己的計較,也不勉強他,“哦那算了,你要是改主意,隨時告訴我好了。”顧飛突然有點垂頭喪氣。

 

韓家公子看看他,繼續說道,“不過回A市的事,我確實有在考慮。”

 

顧飛一聽,立馬又來了精神,“真的?!什么時候回來啊?”

 

“你急個屁呀,還在找房子。我電腦里有些資料,正好一會兒你一起幫我看看。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“好啊!”

 

 

吃完飯,韓家公子麻利地上了樓。顧飛收拾完碗筷回到房間,就看到韓家公子戴著平行世界的游戲設備,半坐半躺在他的小軟沙發上,正在上游戲。

 

顧飛走過去,輕輕地撲上去抱住他。

 

韓家公子身體一個激靈,不一會兒摘下了頭盔,蹙著秀眉怒道,“武夫你干什么?”

 

顧飛半趴在他身上沒起來,摟著他腰身的手收了收,“我難得過來一趟,你居然還要上游戲。”

 

“我上線看一下而已,你他媽給我起來!重死了。”

 

顧飛支起身子,往上挪了挪,一下子湊近他的臉,盯著他的俏臉直看。韓家公子一緊張,還以為那家伙要吻他,做好了心理準備。結果顧飛只是虛晃了一下,就撐著沙發兩側站起了身,順便把他一起拉了起來。

 

混蛋……韓家公子摸了摸微微發燙的兩頰,在心里罵道。

 

“不是說要看房子嗎?趕緊的。”顧飛著急于把人先拐回來。

 

兩人湊到電腦前打開了網頁。

 

“這里不錯,離我家也近。”顧飛說。

 

“出門什么都沒有,買酒不方便。”韓家公子說,過了一會兒,指著一處說,“這里好像還行。”

 

顧飛一看,“不行不行,這里我家找房子的時候看過,風水不好。”

 

“你還挺迷信。”韓家公子斜眼。

 

“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!”顧飛家里是傳統的武學世家,許多文化習俗也是老祖宗留下來的。

 

“要不這里吧?周圍生活環境不錯,比較方便。”顧飛說。

 

韓家公子點開網頁看了眼房價,“可以。”

 

顧飛一瞅網頁的頁面,“等等,你是打算買房子,不是租啊?”

 

“本來就是打算買啊。”韓家公子說。

 

“呃…”顧飛欲言又止。

 

韓家公子倒是知道他想說什么,笑了笑,“老子現在是有錢人,一套兩套房子還是買得起的。”

 

顧飛只是笑了笑,沒有多說什么。他知道,這是韓家公子的外公給他留下的遺產。

 

對于韓家公子的身世、家里的情況,顧飛也只是簡單一問之后就不再提起。雖然韓家公子一直表現得滿不在乎,顧飛還是覺得,這對韓家公子來說并不是什么樂意想起的事。有些事情就不要去觸及了……

 

顧飛下意識地伸手把他抱進懷里。

 

世上總有那么一些人,把喜怒哀樂都過得云淡風輕,然而真正的滋味又有誰能知道?

 

顧飛不管他有著怎樣的過去,只希望從他和自己在一起的那一天開始,那個人的每一天,都能是幸福快樂的。

 

【顧韓】 《追》 番外十八? 異地戀(五)(完)

 

熱戀中的人,總有著無休無止的親昵,沒有征兆,沒有緣由。才隨便抱了一下,很快兩人又吻到一起去了。

 

世上怎么會有這樣一個人呢?無論多深刻地擁抱彼此,都會覺得不夠,不夠深,不夠久。

 

兩人吻得臉紅氣喘、渾身發燙,韓家公子勾著顧飛的脖子,顧飛托著他的后腦,傾身一用力就把他壓到了地毯上。

 

冬日午后的陽光從布滿霧氣的窗戶灑進來,透著慵懶的氣味。顧飛聞到韓家公子衣服上洗衣液的干凈清香,還有他舌尖一點點的淡淡酒香,那是游戲里從未有到過的味道。

 

顧飛吻過他韓家公子的眉眼,手指交纏吻過他的十指,一處處吻過那些輕輕的、不帶情欲的地方,那是愛情最開始最觸及心靈的地方。顧飛看到韓家公子睜著眼睛明晃晃地直視他,沒有女子般的羞澀,他終究是個男人,卻奇妙地讓他心動不已。

 

這一定是上天的眷顧,讓我在不用遺憾的時候遇到了你。

 

韓家公子突然微微撇過臉,面上有些不自再。顧飛壓在他身上,已經明白他為什么不自在。

 

他們該做點什么。是的,做一些戀人之間理所應當想做的事。

 

(一輛消失的三輪車)

 

“……怎么辦?”顧飛抱著韓家公子問。

 

“什么怎么辦?”

 

“做嗎?”顧飛問。

 

“我上你?”韓家公子正色道。

 

“我上你。”顧飛答。

 

“滾!”韓家公子豎中指,“你知道男人之間怎么做嗎?”

 

“唔……我認真地研究學習過,實踐起來應該也沒問題。”說著,想要壓到韓家公子身上。

 

韓家公子隨手拿起一個枕頭砸向顧飛,“沒問題個鬼!我這里沒潤滑劑。”

 

“啊……”顧飛反省自己,明知道來韓家公子這里很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,自己怎么沒帶一罐潤滑劑過來呢?顧飛一下癱到床上卸了力道,“算了,下次再做吧。”

 

男人之間的性事比較麻煩,這準備工作沒做齊,過程將會很辛苦。顧飛知道第一次會很痛,還是心疼自家戀人的。

 

“媽的,憑什么是你上我?”韓家公子不服氣。

 

顧飛轉身抱住他,在他耳邊用曖昧的語氣道,“我比你力氣大、體力好。”

 

韓家公子語塞,這是不爭的事實,但還是要據理力爭一下,“這不構成你上我的理由。”

 

顧飛把他按到胸口摟住,說,“你先別想這個了行嗎?八字還沒一撇呢。”

 

韓家公子吐血,媽蛋這是什么破形容?!這一撇劃出去了將來還會有一捺嗎?!

 

“混蛋……”韓家公子咬牙。

 

顧飛卻樂呵呵地抱著他翻了個身,看著他說,“公子,快點回來吧。”

 

看著顧飛烏黑發亮的眸子閃著期待的光,韓家公子沉默了一會兒,終于點點頭,“嗯,等開春吧。”

 

“喵~~喵~~”窗外不知從哪兒傳來了軟綿的貓叫聲。

 

顧飛笑道,“你看,春天已經到了。”

 

-完-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發表評論

標簽云
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